有無人覺得,我地呢代人經歷佔領之後,進入左一個集體抑鬱頹皮嘅狀態?而呢個狀態,又會唔會係政府刻意策劃?

926重奪公民廣場一案,黃之鋒及周永康參與非法集結罪名成立,羅冠聰煽惑非法集結罪名成立。

非法集結呢條罪背後嘅邏輯,係維持社會秩序(方便政權統治)。然而,我諗係人都見到,當年真正破壞安寧、煽動市民上街嘅,係無理懦弱嘅政權同淪為政治工具嘅警隊,而佢地卻沒有得到懲罰。反抗的年輕人,左膠泛民好、獨派本土好,今日都逐一被秋後算帳,接受「應得」的懲罰。對未來嘅無力感、對生活無間斷嘅失望,就係咁樣植入我地呢代人嘅思維。提提你,「廢青」一詞亦是專為打擊我地呢代人而設計的。

法律不一定能彰顯公義的,甚至可以淪為極權嘅統治工具,歷史如此說。 好明顯,上一代人要不是港豬建制,要不疲憊乏力。下一代人呢?政府已經換緊血,再對他們洗腦了。今日呢個政府所做嘅一切一切,都係為左孤立、剿滅我地呢一代不甘為奴嘅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