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現時已有足夠法例保障警員,襲警罪及阻差辦公罪等可判監法例已極具阻嚇性。而警員配備武器,更獲法律賦予截停、拘留市民等權力,常被指遭濫用及警權過大。

「辱警罪」此類讓人啼笑皆非的倡議,本只是給李偲嫣之流的小丑拿來揮舞,團結一下盲撐政府、缺乏思考能力的廢老,難登大雅之堂。誰知,一宗柒警打人罪成,竟讓此等謬論變成立法會的議題,梁美芬更揚言會提交議案審理辱警罪、要求柒警獲特赦等,真正製造特權階級。

其實呢,錯就認打就企定,呢d先係法治精神。做錯事,警隊應該出黎道歉認錯,往後盡力保持政治中立(雖然應該無乜可能),先可以挽回、贏取尊敬同信任,而唔係搞d咩遊行立法特赦,喺度話自己係猶太人,不知所謂咁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