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所謂的身體自主,只是由一個鐵籠跳到另一個鐵籠。活在這個世界,就永遠有擺脫不了的枷鎖。之前淺談過援交所帶來嘅解放,亦講過唔少身體自主嘅概念,今次想從另一個角度審視性工作。

看了一套追蹤美國A片女優的紀錄片,叫「Hot Girls Wanted」,不同的女優、她們的生活和互動、她們與身邊人的關係、她們的想法,淡然的呈現了出來。片中的女優有鄉村少女、大學生、拉丁美洲女生,我會逐一談論,現在先說說女大學生 Belle ,因為比較感同身受。

義正詞嚴的女大學生,舉著女性主義、充權、身體自主的口號,為了學費,走去拍AV。這一切好像很合理,甚至有點高尚。然而,她雖是突破了大學生的枷鎖,但卻沒有真正的獲得自由,反而是掉進了更深的漩渦。

首先,人們開始以女優的標準審判她。批評她的乳房、外貌、陰部、叫床聲等。當然,這些審判背後不過是趁機踐踏她以獲取快感的藉口。所以,一方面她獲得了金錢、時間的自主,但身體上呢?只是另一種的束縛而已,後段會更詳細論述。而且,女優的壽命有限,平均只有幾個月,網上的紀錄卻是一輩子的。以這種方式來賺錢,真的算是獲得了金錢上的自主嗎?

第二,性工作沒有絕對的自由,反而令人更脆弱。理論上,Belle 是自由地選擇投入性工作的,非常liberating。實際上,要拍甚麼片、與誰人拍等,根本不完全在她掌握之中。好幾次,為了不要得罪片商和避免賠錢,Belle 硬著頭皮拍了很噁的片,讓她很難受。其實,這跟強姦是無異的,不過事後有錢收,又好像有某種同意,所以感覺好像好一點,但創傷仍是有的。

第三,性工作的市場和架構,難免讓女性受剝削。性工作沒有公會、也沒有很明確的法例保障,在男性主導的市場下難免淪為剝削年輕女性的工業。A片業賣的從來不只是性,而是各種被社會抑壓的人性,一種征服、控制他人的慾望。強姦、亂倫、綑綁、暴力、雜交……A片裏各種各類糟蹋女性的方式應有盡有,女優越顯得不情願,觀眾就越勤奮。Belle 的第一套A片是facial abuse,基本上,是逼她深喉、嘔吐、窒息、掌摑等等,配合各類侮辱,把她當垃圾,聽上去是一回事,上到場被這樣對待是另一回事。她大學生、女性主義者的身分更被消費得體無完膚(既然她拋出了大學生的銜頭,大學生的身分也成了商品和性工作的資產)踐踏一個大學生的快感,總比踐踏一個比較平凡的女生更讓人熱血沸騰。

Sex work is work. 沒錯. 但也許,這是一個極不liberating的work。所謂的自主只是假象,只是讓自己看起來清高一點的藉口。一切只是消費、金錢、和等待源源不絕的女生加入又遭市場迅速拋棄的一個騙局。

講住咁多,我自己都要反省下。

下一集: A片女優(二)鄉村女孩賣肉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