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講完名牌大學生掛著女性主義去拍A片,種種的解放與代價,今次講另一位主角 Stella May。

Stella May是一名鄉村女孩,十九年來困在一個毫不有趣的小社區,過住樸素又沉悶嘅生活。對於May黎講,拍AV係一個逃離束縛嘅好契機,大城市嘅紙醉金迷、看似簡單嘅工作但相對可觀嘅收入,對於19歲嘅Stella來說當然十分誘人。而事實係,扯皮條叔叔們正正就係看準Stella呢種困在籠裡嘅小鳥,拿住笑噴噴的金穀向佢地招手。但鳥籠到底係牢獄定係屏障呢?

首先,或許不太符合大家想像,好多電影裡豪放嫵媚嘅AV女優,在拍AV以外,係好少會真正做愛。以Stella 為例,因為拍AV,佢私處得左一個濃,而且因為抽插過度導致勞損,加上上回提到,A片將性愛與暴力掛鉤,工作完已經筋疲力盡,身體心靈都難以承受更多嘅抽插。

女性私處嘅組織比男性敏感脆弱得多,認為sex work一定含有exploitation(剝削)嘅人會指出,性工作者好少會喺工作前預先了解到過度運用敏感部位嘅風險同長遠影響,所以即使自願投身性工作,亦不能說是完全自由。

Stella只係無數少女嘅其中之一,被吸引到大城市拍AV,一個月後製片商已經用厭左佢,佢一係走(仲要還錢比中介),一係拍一d尺度更大嘅AV: SM、肛交、群交、deep web裡嘅人獸交等,本來看似係逃離緊束縛,但卻變成走投無路,逼住身體去承受更多嘅性交,唔想做無人會挽留,因為每日都有無數少女滿十八歲,陸續有來,女生們可以話係被用完即棄。

最慘嘅係,好多年輕女優同Stella 一樣,錯估風險。比多$100美金,無套,比多$200美金,內射,why not?佢地見到錢,就錯估性病、懷孕嘅風險,係絕對可以令佢地將來要洗遠多過$300去醫治,而片商攞住呢套片,賺嘅錢更加遠多於$300。之所以話剝削,就係呢個意思。

最後,Stella 入行幾個月,就退出了。做呢類女優,錢雖然搵得多,但洗都洗得多。一將功成萬骨枯,新人源源不絕,走嘅時候,還埋錢比中介,Stella個戶口只有$2000美金。或者呢個係好YOLO嘅經歷,或者佢曾經自由過,曾經成為眾人嘅焦點,被渴求嘅對象,好過一世做村姑,或者佢叫做曾經實施到身體自主、打破枷鎖,不過代價如何?相信唔係個個承受到。

下次應該講性工作同人口販賣,或者講下互聯網盛行之前嘅成人娛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