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收到好多陌生人無禮、侮辱的留言,無論係對於我嘅身型、外貌、抑或照片尺度(好奇怪,其實我嘅思想言論才是最大尺度的,照片只係言論嘅反映與實踐,偏偏,會黎辯論或探討我言論嘅人卻寥寥可數,即使有,多數一黎就話比我影響了。) 我地應該探討嘅係,點解佢地會認為,一個人只要身型外貌不符合佢地標準,或用非傳統方式展示自己,或只係同其他人唔同,或只係露下肉,佢地就會認為該人沒有價值,而令佢地可以(懦弱地於網上)肆意侮辱人?

以下內容將大量引述/轉貼 T同學嘅看法與分析。

歸根究底,係攻擊者錯位地投放羞恥感,認為你沒有遵從某些規範,你應該(而你沒有)為你做緊嘅嘢感到羞恥。所以,佢地會自滿地透過攻擊,要求你去感到羞恥,黎鞏固佢地理想嘅社會嘅狀態,或重現佢地同樣遭受嘅壓迫。

通常,這些言詞什麼都沒有:沒邏輯、沒論點。只是一句「臭雞」「死肥婆」「Attention Whore」。這些話既只有惡意,又是附庸着強大的情感的:那就是針對錯位的羞恥感。

羞恥感是被教化出來的,佢地鬧人嘅時候,好多時只係反映緊自己從小受嘅壓迫。就講性感照呢樣嘢。有社會心理學家(比如Wilhelm Reich)會認為,人細個就已經有很強的性慾望,但當時自我還很薄弱,且在幼年期間,慾望很容易受到打壓(比如是不穿衣亂跑然後被打、與父母親近卻遭冷淡或拒絕、小學生偷看AV/學習自慰被發現後受到百般羞辱)。佢地會恐懼受罰而壓抑自我。

但壓抑不會令欲望消失,只會令各種行為以更強烈的方式被做出來,喺呢個context下,就係對性的羞恥感。由無感地展露,再變成羞恥,再變成按照社會認可的形象建構自己,就是一個教化過程。

當社會對性的壓抑力度愈大,裏面嘅人就愈容易把往內針對自己性欲的自責,化為往外針對他人性欲的外鬥,透過壓迫對方,舒緩自己的性欲望,再將羞恥感反向地加諸於人。(姐係,我無,你都唔可以有。) 集體的個人心理結構,會化為一部分的社會規範。羞恥則由被壓抑的自我情感,變成壓迫他人的規訓工具,最終,達至一個羞恥與壓迫互為因果的循環。

這個社會不是反對任何的展露的,它反對的是錯位的展露:各種「不好」和「醜」的存在,其實都是突兀並挑戰着體制嘅規則。因此,佢地會認為,明星嘅展露係可以接受嘅,美麗嘅人嘅展露係可以接受嘅,但,普通嘅人、肥嘅人、醜嘅人嘅展露係不能接受嘅。即使相對開明嘅人,亦可能認為沒有意念要宣揚嘅人嘅展露,係不能接受嘅。 「不好的」身體在公共場域的錯位展露,會成為他人攻擊的對象。最後目標,係要展露者產生攻擊者被教化建立嘅羞恥感,令「不好的」都在社會消失,就是整個身體政治幾乎最完滿的地方。

問題係,標準誰來定?現代社會,有必要壓抑呢類展現嗎?即使社會確實如此,亦不代表佢理應如此。

我認為,呢個係一場保守與自由嘅角力。要對抗呢種羞恥感,其實做嘅,或許只係製造緊另一種羞恥感?比如說,你隨便人身攻擊,我就恥笑你沒學識、不懂尊重、保守、沒見過世面,之類之類,其實用嘅,或許只係同一個手法,去支持不同嘅立場。不過,信奉自由嘅人,理應可以接受保守(只要不侵犯到自己,如果被人挑釁侵犯,反擊亦係合理);但好多保守嘅人,不但不能接受自由,有時連不同嘅保守都不能接受,更喜愛多管閒事走去攻擊他人。呢個就係分別。你有你保守,我有我自由,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你嘅羞恥感,投放翻喺你自己度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