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常收到一d私訊,問我介唔介意佢地有特殊嘅性癖好,例如SM、主奴、奶腳趾、奶胳肋底、玩肚臍……我通常都唔會回應,因為性呢d係好睇對象同環境嘅:一個人接受到比佢愛嘅人喺屋企吮腳趾,不代表接受到比任何人/其他性伴喺酒店咁做,並不是非黑即白嘅「接受」與「不接受」。而且,我認為我嘅sexual preference屬於私隱,無責任披露比陌生人知。但撇除我嘅個人喜好唔講,我總隱約feel到佢地講呢d嘢嘅時候嘅羞愧與小心翼翼,但其實,有「特殊」嘅fetish,又有乜問題呢?

入正題。香港人對性嘅壓抑、羞恥、批判,甚至係仲落後過(我地誤認為)保守嘅中國同其他較我地落後嘅亞洲地區。要開口談性,對好多人黎講已經係好難,有特殊嘅sexual fetish嘅人就更加羞於啟齒。

Fetishism 唔係變態。Fetishism 係反映到社會嘅多元。有時,整個社會可以建立起一種廣泛嘅fetish,以至於呢種喜好不再被視為異常:比如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嘅腳踝迷戀、現代西方社會對胸部以及女性剃除體毛嘅執著等,就算係中國,明清時代亦認為「三寸金蓮」係女性性感與地位的象徵。亦即係話,今日你認為我露胸係有問題,只係因為我地身處喺呢一個特定嘅社會。比著依家係維多利亞時代,中大嘅女生個個著拖鞋通山跑,露出腳腂,可能已經令中大被視為淫窟😂

當然,小眾係永遠逃不過被誤解、歧視嘅命運,然而,當我地了解到,原來大部分人都係有fetish嘅,差在戀d乜,同埋去到何等程度。我地就會更加明白:只要無對其他人,以及自己嘅日常生活造成困擾,成年人關埋房門做d乜,又有乜嘢值得羞恥呢?同時,好希望社會唔好再郁d又標籤人變態、郁d又歧視人,用性黎羞辱人。如果大家都對性持開放d嘅態度,就算不理解不同意都會尊重,咁或許社會上嘅所有人、你同我,都可以更充分地享受到人生😁

性唔係淨係活塞運動,而係一個溝通、互相了解嘅過程,好好咁了解自己嘅身體同需要,再好好咁同伴侶溝通,先可以更加享受到性嘅愉悅。如果怕醜嘅,不妨試下喺個適當嘅氣氛同環境,雙方都心情愉快嘅時候溝通下,持開放嘅心去接受同嘗試彼此嘅preference,或者大家都會有更深層次嘅交流,更享受一齊做愛做的事嘅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