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k9up 香港終審法院尋日頒佈左歷史性嘅判詞,裁定於衡量「向16歲以下兒童作出非禮行為」嘅控罪條文時,毋須將事主嘅年齡視為「絕對法律責任」。「絕對法律責任」,意思即係,不論被告有否犯罪意圖,只要事主事實上不足16歲,被告即罪成。

根據判詞,只要被告能夠證明以下三個元素,就有良好的免責辯護理由:

(1) 很可能 (2) 真誠 (3) 並合理地相信事主爲16歲或以上。

案件中,被告兩度接受13歲事主嘅援交性服務。事主向被告聲稱17歲,而出身男校嘅被告對女性性徵認識並不深,又見事主樣子成熟,胸部豐滿、體毛濃密,故此,法庭未能否定被告「很有可能是真誠和合理地相信事主為16歲或以上」,基於疑點利益歸被告,裁定佢罪名不成立,並獲訟費。

保護易受傷類別人士 vs 平衡被控非禮人士權益

終院強調,此判詞頒布後,16歲以下嘅兒童,仍然爲易受傷害類別,需要特別及高度保護。故此,新法律下,條文嘅立法原意仍然保留,16歲以下兒童,在法律上仍然係無能力同意(consent)任何非禮或性行為的。但係,喺保護少男少女嘅同時,以「絕對法律責任」一刀切定罪,都未必能夠適合一切狀況。因此,我認為今次嘅判決,正好能夠權衡每單案件嘅特定情況,平衡被告者與易受傷害者嘅權益。
男侵犯,女受害?

我唔知呢個Test 會唔會延伸到《刑事罪行條例》其他條文,例如係「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等罪行。但我估計是次判決非常可能影響所有性罪行嘅衡量基準。我一向都覺得,香港嘅法律好多經已過時,甚至有性別不平等嘅情況。比如話,兩兒童發生性行為,但實際上只有男童會被告;「強姦」罪,只能由男性加諸女性(法律條文將「強姦」定義為「陽具插入陰道」),性別色彩味濃,並唔係話完全不合理,但性別先於人權,性別先於平等,我認為不可取,絕對有改革進步嘅空間。法律改革委員會都提出過,「強姦」嘅定義可改成「陽具插入口、肛門、陰道」,儘量「去性別」,包含更多受害人。我自己甚至覺得,其實女性都可以強姦男性,剝奪男性嘅性自主。可惜嘅係,現行法律都只係不斷將男性塑造為罪犯、女性描繪為受害人,忽略左現代社會嘅gender power dynamics。

或許,性與性別係息息相關,性罪行冇可能完全「去性別化」,但性罪行同時與權力、社會結構、階級、暴力等等息息相關,不單是性別嘅議題。性罪行有無得盡做,去令兩性更平等、社會更公平呢?我覺得香港現行嘅性罪行法例,絕對有好大嘅改革空間,不能下下等有案件發生,先由法庭去編寫法律。(而其實呢個都係我畢業論文嘅題目😂)

案件編號:FACC 11/2017

早前文章: 女人唔可以係強姦犯?

相關文章:

性侵不是男vs 女,而是所有人vs罪犯

犯人脫罪=「法治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