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美 = 自欺欺人 = 自甘墮落?】

(圖為BPM倡議者 Megan Jayne Crabbe)

英國一個新鮮出爐嘅研究指出,Body Positivity Movement (BPM)也許會令人錯判自己過重嘅問題,增加社會嘅肥胖、癡肥比率。而好多傳媒就將研究結果發酵成「BPM 令社會更加不健康」。雖然英國與香港嘅情況不能直接類比,但呢個研究結果同結論,與香港好多網民對身體政治嘅睇法好類近,例如認為「停批評,欣賞美」嘅廣告係自欺欺人、以醜為美。因此,作為BPM 支持者,我都想指出此研究中幾個錯誤嘅假設,以及不適用於香港嘅地方。

首先,研究假定左BPM 係單為解放肥人。但其實,BPM 係希望所有外型「不完美」嘅人,都可以學習接受自己。而「不完美」嘅人,指嘅可能係外觀明顯異常嘅人(過胖、過瘦、殘障、皮膚病等等),亦可以係普普通通嘅你我他。因為呢個年代,即使健康正常,人們都好容易受鋪天蓋地嘅廣告、模特兒影響,而對自己嘅外貌過於苛刻。

 

Screen Shot 2018-09-08 at 12.22.04 AM.png

第二,研究主要針對英國服裝業「Vanity sizing」嘅問題,姐係服裝業刻意將衣服尺碼通縮,加大碼衣服標上中碼,中碼衣服標上細碼。而服裝設計又開始含括令肥人好看嘅款式。研究表示,Vanity sizing 的確可以令人更自信更自在,卻會令人忽略潛在肥胖嘅問題。但觀乎香港以至亞洲地區,我地嘅問題只有以小為大,而且都不太多大碼衣服選擇,係歐美嘅相反。

第三,研究將「健康」狹隘地定義為身體健康,而罔顧精神健康。BPM嘅緣起,係由於社會審美觀太單一,又太難達到,不符合標準嘅人往往在外受別人欺凌,在內變得討厭自己,衍生出各種精神問題,比如抑鬱、躁狂、暴食、厭食、運動上癮、焦慮等。BPM不是無中生有,而是針對呢啲問題而衍生的,最根本嘅目標,就係要讓社會更多元包容,讓每個人活得更自在。接受自己,不代表要讓自己腐朽,反而係邁向健康嘅第一步。比如話,一個肥胖嘅人以往可能會用損害身體嘅方式減肥,因為佢嘅目標係「瘦」而唔係「健康」,佢對自己嘅身體係負面地憎恨、討厭,而唔係欣賞愛惜。因此,佢可能會食藥、做手術抽脂、絕食吸收不足夠嘅營養,伴隨抑鬱等情緒病。但當佢認識左BPM嘅精神,學習到以自己嘅福祉而不是社會標準為先,佢先可以開始滋養自己嘅身體與精神健康,以合適同健康嘅方法、步伐,追求身體健康。

有趣嘅係,當BPM以女性主導,我地或許會以為「誤判自己身形」(weight misperception)嘅人士會係女性居多。但錯了,報告指出,誤判自己身形嘅男性比女性多出三倍,「肥而不自知」嘅唔係以女性而係男性為多,咁其實亦正正證實左社會對女性嘅外表的確更苛刻、施予更大壓力。

縱使研究有上述嘅限制,但我認為呢份報告都提出左不錯嘅觀點。以往,我經常話時裝美容業界為了營利,不斷刻意宣揚過瘦嘅模特兒身材、打擊一般人嘅自信,好讓常人花錢去追隨非人標準。此研究提出左一個觀點:隨著肥胖人士增加,其實不少宣揚「肥也可以是美」嘅主張都同樣係來自既得利益者,例如開始經營加大碼服裝嘅瑪莎,又例如賣身體護理產品嘅Dove。所以呢,要脫離資本注意嘅操控,要有獨立思考,真係談何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