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思想開放如我,有時見到啲極端肥人,特別係彷彿在歌頌癡肥嘅Fat body positivity activists,多年來嘅社會教化與本能都會令我同自己講,佢地有問題、佢地唔健康、佢地應該要減肥,唔應該咁有自信。

Anna O’Brien 就係其中一個例子。即使係我,一個不斷叫人放下論斷、停止欺凌嘅sort of 倡議者,一個自己都深受論斷嘅過來人,一開始認識到Anna嘅時候,都忍唔住論斷左佢。當然,我係將評論放在心中,再靜觀其言行,與Haters嗰種大放厥詞是不能相提並論。
漸漸地,我認識到Anna 係一個好吸引嘅人:佢EQ超級高,而且好聰明,頭腦清晰、口齒伶俐;佢生活非常active,經常跑步、瑜伽、跳舞,健康過大部分身型「正常」嘅人;佢係一個完美主義者,極有藝術天份同創意,經常配搭出美侖美奐嘅造型與妝容; 佢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完成碩士課程,而且曾獲多間國際知名嘅公司聘用,肯定其工作能力,近年更巡迴世界進行演講。

然而,諷刺嘅係,大部分人見到佢嘅時候,並唔係見到一個如此出色嘅人,而只係憑佢痴肥嘅外表,就立馬討厭左佢,甚至直接假定佢係一件懶惰、自暴自棄、多多藉口唔減肥嘅廢物。然而,相比於佢,其實我地大部分人先係廢物,甚至廢到膚淺到自以為一眼就能看清楚一個人。

好多人好以健康理由欺凌肥胖嘅Anna。我未知道Anna係因為咩原因一直保持痴肥,我淨係知道,要講唔健康,好多身形「正常」嘅人都有好多摧毀健康嘅陋習甚至疾病,例如飲食失衡、缺乏運動、夜訓、吸煙、濫藥等。而瘦人都會有不同疾病。偏偏,無人會突然針對呢啲「有疾病嘅人」或「生活充滿陋習」嘅人,單純因為呢啲人望落正常。而大家都會選擇用健康理由針對肥人,甚至未算是肥嘅肉感男女,再延伸到所有範疇嘅人身攻擊。 說到底,即使人地真係唔健康,都與haters無關,唔係佢地口臭欺凌嘅藉口囉。

Anna 所做嘅,就係希望大家能夠停止膚淺嘅批判,深度地去了解其他人。 「I wanted to make a statement and I wanted to be seen — I’m more than my body and I deserve respect and human decency.」Anna話,佢希望被看見,希望帶出一個訊息 ── 佢嘅價值超越佢嘅身體,佢值得尊重與尊嚴。

所以,佢選擇於時代廣場中心,穿上比堅尼拍攝。透過呢輯相,佢希望帶出嘅係,佢無懼將肥肉暴露於人前;即使肥胖嘅身軀被看見,並無損佢嘅光芒。 喺時代廣場拍攝時,佢最痛心嘅並不是旁人嘲弄佢肥,而係居然有不少有fat fetish嘅男人,不斷講猥瑣嘢性騷擾佢、拍攝佢。事後,Anna同佢嘅讀者講,肥人(以及其他所人)嘅價值,並不在於有無人想fuck佢。我地生出黎唔係用黎滿足別人嘅性慾,we are born to change the world。

你可以唔認同佢,但你只要試下深入瞭解下佢,試下聽佢演講、睇下佢嘅文章、駁論、反思與理想,你應該不能不佩服如此出色嘅一個人。如此一來,佢嘅信息已經傳達,目的已經達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