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一俄羅斯法律系女生,喺地鐵向70名「Manspreading 男性開腿」嘅男生施襲,向佢哋下體倒輕微腐蝕性液體。

Manspreading,指男性在公共交通上,自私地張開腿坐。好多Gender theorists 會用「男性開腿」去分析社會上性別嘅特質以及「不平等」,例如指出社會期望男性儘量佔用較多位置(開腿坐、手攤長椅背),女性則偏向把自己縮小(合腿坐,手交叉放大腿)。由此,性別學者會延伸到男性被期望要佔地盤、侵略、征服、擁有,女性則被期望安分守己、消除自我、不造成任何影響等。類似嘅理論亦能夠解釋為何女性被要求修身減肥、男性則被期望高大魁梧。呢啲都係「父權」社會下嘅性別刻板印象。

但係,理論歸理論,現實歸現實。所以,呢啲理論本來並不存在道德判斷,只係用來解讀社會現象,並無話邊個有錯。理論可以解釋一個現象,但一個現象都有好多詮釋方法,現象不能反過來證實理論。

喺性別理論中,Manspreading只係一個現象,唔係問題本身,更加唔係個別男性嘅問題;而男性開腿能否反映到「父權」,本來都已經存在爭議,有說男人是基於生理原因需要腿張開,而非單單因社會教化或性別權力不均。簡單黎講,假設社會真係父權,而有人認為父權係唔好,Activists 應該係要去從制度上、文化上增加女性地位,而唔係針對父權嘅其中一個疑似反映,更加唔係針對個別男人,咁樣只係仇男嘅性別歧視。

如果新聞屬實,呢個倡議者嘅行為係超錯、超錯、超錯! 去到針對個體,甚至人身傷害嘅地步,實在係嚴重侵害其他人嘅身體自主權。身體自主權理論是無分性別的,男女都應該能夠在不影響他人嘅前提下,選擇如何運用自己嘅身體,包括不受侵害、選擇自己喜愛嘅衣著以及姿勢等。

如果只係針對有人自私佔用座位,影響他人(影片內其實很多男性都無影響他人),根本犯不著針對男性,拋出性別理論;女性都有同類情況,包括用手袋佔位、斜坐、張腿坐等。而遇到呢啲情況,都不代表你能傷害別人,動口就可以了。該女生能夠毫無畏懼地,覺得自己能夠隨意侵犯男性而不需要付上代價,其實本來就係運用近自己作為父權思想下柔弱女性嘅優勢,知道男人一般唔會報復返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