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acsvaw 邀請我擔任今日記者會其中一位台上發言人,回應法律改革委員會上月底發表嘅《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報告書建議新訂一項「窺淫罪」,以針對在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目的而對他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嘅行為;另新訂一項「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罪」,可涵蓋任何地方。

香港雖然貴為國際金融中心,但其實香港好多嘅法律,一路都落後於與香港看齊嘅國家10年甚至更多。記者會上討論嘅法例,其實英國、蘇格蘭、澳洲都早已立法,而且涵蓋更大範圍。

喺記者會上,我提到現時加害者利用科技、社交媒體以及通訊軟件散播受害人影像嘅情況,以下是香港01報導節錄:

通訊軟件群組分享私密影像目前難以杜絕,身體自主倡議者黃于喬曾接觸十多個群組,每個群組成員達數千至數萬人不等。她發現無論是什麼外貌、衣著、身處在私人地方都有機會成為受害者,直言該偷怕行為以剝削女性為樂,並進行起底及描述生活細節。

黃于喬又指,部分加害者在群組中互相鼓勵,「邊個侵犯得最多女性,會獲得其他人崇拜、認同」,更發現部分人會認為「你出街著打底褲就唔會畀人影到底褲」、「你個樣好似好淫,一定好想畀人影」等,更形容勇敢走出來控訴的女性是「博出位」。 黃于喬曾就群組私密影像報警,但警方則指影像只有私密部位,又未知影像來源,無法提供時、地、人等證據,也需要受害者證明自己被偷拍者及親身求助,加上非經公開途徑發布,警方一般難以受理。

其實除咗法律問題,我認為社會嘅價值觀,同埋看待影像性暴力嘅態度,同樣係係問題嘅核心。時至今日,好多人仍然會認為性暴力受害人係自取其辱、抵死,樂此不疲地檢討受害人。好多人亦都低估影像性暴力對受害人所造成嘅傷害;有啲人則深深明白影像性暴力嘅威力,所以就用裸照、偷拍片等黎威脅、勒索受害人。由於現時法律漏洞重重,甚至不存在相關法律,好多時候受害人只能夠默默承受。

有兩點我認為大家可以反思一下,沒有答案的。1. 如果女性嘅貞潔不再被視為至高無上,俾人睇唔再視為係恥辱,咁影像性暴力嘅威脅係咪可以大減? 2. 為什麼部分男人嘅性滿足,總要建築喺剝削女性之上,而唔可以係雙方都互相尊重? 如果社會風氣開放一啲,唔再視什麼流出/食到女係寶、需要炫耀etc,呢類行為係唔係可以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