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2日

拘捕可以、驅散可以,做這些是執法者的份內事,不認同但可以理解。但正正因為執法者掌握公權力、合法武器,更加應該守法和克制的使用。

今時今日,他們已經不是單單在驅散示威者,而是殺紅了眼。今日,一名女示威者被headshot致盲,而橡膠子彈的使用守則,是只能夠打軀幹,不能打頭,打頭是違法的。一名經已被制服的男示威者,在頭破血流之際,被兩名警察以膝蓋壓頸,這會致命,也是違法的。在太古城地鐵站,警察行刑式,在不足一米的距離內,向示威者連連開槍,這並不是合法的驅散人群手法,近距離開槍也是違法的。他們更把示威者推落扶手電梯,這是謀殺。在葵芳站內,警察施放多枚催淚彈,在室內這樣做也是違反守則,而且地鐵站內除了示威者還有很多平民。

另外,今日多間傳媒拍到警察喬裝示威者帶頭衝擊和打人、更和打市民的黑社會商討對策、將長竹枝放進示威者背包插裝嫁禍,這是違反他們的誓言,也是違反道德的。

香港警察現在的行為已是戰爭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