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革的是甚麼?

Miss Pun跟我討論過,我們認為那些不斷屈我地做雞、向我們開價的騷擾者,其實沒有詆毀到我們,反而是展示了他們可悲的世界觀和極低的消費能力。 同樣地,從親共、撐警團體、吱吱製作假新聞污衊香港示威者的手法,我們可以看到他們那套過時的價值觀。

第一革:物質主義vs普世價值

親共宣傳機器,最喜歡屈示威者收錢,縱然幾十萬人排隊收現金完全不可行,或者用簡單數學,算算派錢的金額,也知道是毫不合理,他們仍然堅信示威者一定是為了錢才走出來。

這是因為在他們的世界裡,對自己沒有實際利益的事,他們是絕對不會做的。因此,他們也會認為「廢青」是因為住籠屋、買不到樓、生活困苦才會上街,因為要發洩。

他們不願面對事實,就是抗爭者當中,也有不同年齡和階層的人。學生有、基層有、中產有、專業人士和有錢的也有。

其實,在香港生活雖然不容易,但廢青再廢,打份廢工也有萬零蚊最低工資的,餓不死,沒有不良習慣和太大家累的話,一般吃飽穿暖,外加一年去兩三趟短程旅行,也不會太吃力。

這是個物質富足的年代,老實說,要錢、要物質的話,好好的奶共、自我滅聲更容易發大財,根本用不著吃催淚、捱警棍、擋子彈。

好多人都疑惑:「咁到底你地係要乜?」 反送中只是引子,示威者追求的,是觸不到看不見的,並非物質可比擬,因為不實在,所以未必個個都明白:制度的公平、法治的實踐、政權的誠信、參政的充分、權利的保障、權力的制衡,即是所謂的民主、自由、法治。

民主可以當飯食咩?

這些價值觀雖然不能直接當飯吃,但公開的機制可以確保你的米沒有毒,就算有毒,也有公平的追訴途徑,可確保你不會因維權被滅聲被消失,到醫院醫治時,不會突然少了顆腎。民主也讓你有權參與制定食安標準的法律,阻止下次悲劇發生。而當這樣的民主、自由、法治得到保障,又正正能為香港這個國際城市,鋪上有利營商和投資的土壤,所以最終還是能夠當飯吃的。

時代革命,第一樣要革的,就是戰後嬰兒潮世代們那種利字行頭、功利至上的物質主義。

待續。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wyk9up
#時代革命革的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