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革的是甚麼?(二)
身體自主、性別平等 vs 性壓抑道德L

自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親共撐警撐政府的陣營,就已經很喜歡用性來侮辱示威者:

何君堯叫女網民自慰、撐警專頁一次又一次的改圖(把黑色陰影PS在白衣女被捕者胸部、把女示威者的標語由「反對警暴」改成「我是慰安婦」、把女中學生「我是中學生」的橫額改成「我無著底褲」……例子真的數之不盡)、對女示威者無日無之的言語性騷擾,甚至還有「天使提供免費性愛給義士」的謠言。

可惜,所謂的證據全都是子虛烏有,還搞笑的從色情網站下載數年前的外國AV片段來佐證,而親共廢老們還是會堅信不疑。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他們以為,示威者必然是為了私慾,例如金錢(詳看上一篇)還有性,才會走出來。或許他們自己正正就是這種人,就算是做義工,也只是為了讓履歷好看點;捐款給慈善機構,可能也只是為了扣税和沽名釣譽。

從這些性謠言、性侮辱,以及他們對性話題的迷戀,我們也能看到他們那壓抑過時的性別觀。

首先,他們總認為女生在性關係中,必定是損失、受害的一方。他們編起「無知少女被誘騙提供免費性愛」的故事,撇除這些謠言毫無根據,就算是真的,為何不是「無知少男被誘騙向少女提供性服務」?為何又不能是兩情相悅,或者是女方主動、甚至樂在其中?

現在的女性主義,說的是女性性自主、性歡愉、開拓G點、蕩婦無罪(修女也無罪)。而他們卻仍然停留於性是骯髒的,女性總是愚昧的、受害的年代。難道現在女性還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整個家族見證下才能做愛?

在他們眼中,沒有男女平等這回事。女生總是無知的、愚昧的、被騙的、被害的。女生總是弱者,她們的性總是脆弱的、寶貴的、不由自主的。而男生卻是對性一清二楚的,有目的有計劃的「騙走」神聖的女體。

第二,比起淫亂,他們反而更能夠接受性騷擾、性侵和強姦。他們對女性被黑警性侵等等的說法(現在是有了公開身分的證人),相對是顯得毫不在意。除了因為他們篤信警察是正直的之外,或許,他們真的會認為「淫亂」比「性侵/強姦」大罪。

在他們眼中,「女性會被性傷害」是理所當然的,所謂的「強暴文化」,是真理一般的植根於他們的價值觀與制度中。女性可以做的就是「檢點」和「守婦道」,萬一受害了,就在體制內申訴,而不能是脫離體制,對抗這種文化,比如說選擇做蕩婦。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不尊重女性的性和身體自主。

第三,就是那種公私不分、私德與公共議題的必然掛鉤。上一輩的人,特別喜歡用所謂的性醜聞,來否定一個人的全部。用我自己為例子吧,每次我在facebook 談一些政治議題,純文字的,總有一些親共廢老,會在留言處貼上我ig 公開的性感照,同時誣衊我是妓女。在ig也經常有吱吱會這樣做。

問題是,為甚麼我的性感照,會被視為對我論點的反駁?兩者明明毫不相關呀。

撐警廢老們老作「天使」性醜聞,就是同一邏輯。他們要無中生有的,把示威者塑造成一群淫亂、私德有欠的人,並用這種私事,來徹底否定他們在公共領域的行為。其實,我的性感照,毫不影響我的論點或品格啊;又,一個私生活乏味的處女,也不見得心地一定會比較善良、為人一定會正直、做事一定會不為私利、頭腦一定比較清晰。

他們那一輩的人,經常有什麼大公司高層、政治人物,要因性醜聞而下台。其實一個人性生活如何,為何能跟他的工作能力混為一談?

這種把性視為萬惡,同時又公私不分的價值觀,顯然也是落伍了。

明明年輕可以有為,但透過捏造性醜聞,這群自命有社會經驗的過時老人,就能沾沾自喜的,站在自以為的道德高地,把示威者打成一群「需要被管」的、較低下的人,來合理化自己的政治主張、威權主義,同時鞏固自己的地位。

老人啊,其實有道理可以慢慢說、用論點、論據、論證來逐點擊破我們(如果可以),真的不需要用這種旁門左道,來顯示你們多詞窮。

時代革命,要革走的,就是這種過時、偽善的所謂道德觀。我們迎來的,應當是一個所有性別都能自主自愛的平權時代。

待續。

圖片/Fact Check Credit: 求驗傳媒fb page.
參考文章:盧斯達:性議題迷戀 — 羅范性服務論中的「長輩身份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