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日深夜

感覺好似回到2016年初一咁,知道聽日起身,輿論又會一面倒「譴責暴力」。 是的,我地唔希望見到衝突畫面,唔喜歡見到有人破壞物品、大吵大鬧。香港人本來就係非常溫馴、守規矩嘅民族。正正如此,不如大家諗下,係乜嘢逼到我地要鋌而走險行呢步?

想譴責衝擊者嘅,我諗不必啦,因為政權自會清算佢哋,佢哋會承受相當嚴重嘅懲罰。根據案例,佢哋將面臨6年甚至10年嘅監禁。大部分衝擊嘅都係年輕人,為咗今晚嘅行動,佢哋已經有心理準備奉上人生黃金嘅十年,甚至性命。

佢哋唔係暴民,佢哋係對準訴求嘅一班絕望嘅香港人。暴民係唔會保護圖書、歷史文件,暴民係唔會喺雪櫃面前擺低錢先攞飲品。佢哋打爆玻璃、佔領會議室、塗黑區徽、拉起橫額、發表宣言……呢啲全部係姿態、抗議、立場宣示,唔係一班為發洩而發洩、嗜血、喜歡破壞傷人嘅暴民(unlike 黑警)。 所謂嘅暴力,連一把火都無燃起,一個平民都無被傷害。所謂暴力,只係闖入咗呢個失效嘅立法會嘅大樓,喺入面噴標語拉橫額。所謂暴力,其實不過如是。

其實入得去,佢哋不但清楚後果,仲預咗會死。好多人話,呢個香港唔值得人以死捍衛,但已經有三個跳落黎啦。香港就係有一班咁嘅年輕人,將自己嘅所有押咗喺呢個地方。對佢哋黎講,今次真係孤注一擲,真係endgame。你可以唔認同佢哋嘅手法,可以認為佢哋咁做無用,可以討厭暴力,但你不能討厭呢班被逼到連命都唔顧,願意訓身放棄一切為香港奮鬥嘅香港人。

高官藍絲好多尚且有外國國籍,但對呢班抗爭者黎講,香港就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