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在討論「窺淫罪」立法的爭議,剛好朋友也因被非禮而上了報章。

呢兩件事上,我發現一個共通點:事不關己的人,好鍾意拿不相干的事,來岔開話題說一些無助討論的幹話。

比如說關於偷拍罪的討論,有些人往往會說「現在的女生都穿比堅尼拍照上傳,被其他人偷拍反應又這麼大是裝純情嗎?」;關於朋友被非禮的討論,有人會說她ig的照片很性感、她有一定名氣,然後無限延伸檢討她是否活該/搏出位等。甚至乎,在我討論一些政治議題時,反對我的陣營往往會拿我的照片說我很醜、很肥、很不檢點、很淫之類。

是的,我不好看又愛很露,那跟我政見有甚麼關係?那些貪官污吏也不都是衣冠楚楚?是的,有些女生(不是全部喔)會自己拍照上傳,那就代表她們理應被「窺淫」甚至非禮/侵犯?(窺淫在法律上有嚴謹定義,不要無限延伸說甚麼「點解望一眼都唔得」, no hunny, you can 望一眼)。你自己上大號也會抹屁眼,那代表你願意讓全世界不經你同意替你抹屁眼?當然這不是最恰當的類比,但也不遠矣。

同樣是「俾人睇」,自己拍照上傳,是在自己舒服的環境、狀態、心情下比特定的群眾睇,是他的自由和自主;偷拍則是相反,完全罔顧受害人的意願,利用他的身體去說他未必想說的故事、娛樂他未必想面對的群眾,這是破壞了他的身體自主權。

舉個例子,有些網站會四處偷拍女生裙底、胸部走光,然後賣這些照片給會員盈利。有些人會說不想被拍就別穿那麼露、都穿那麼少給街上人看,怕什麼被拍。

首先,同意給你看等於同意給你拍? 那是電影盜錄者的邏輯嗎?其次,這些偷拍的角度,很多都是刻意用非常人角度拍攝的,即是有些人在鞋上安裝隱蔽鏡頭,偷偷伸進別人裙下拍攝,或者刻意走到商場高層,然後用長鏡頭對準V領女生胸部,從高處放大來拍。這些角度,根本就不是女生「預咗俾人睇」的,而是加害者利用科技和不光彩的手法掠取的。如果更進一步,偷拍別人的身體來盈利,那更能明顯地演示這種活生生的剝削。被偷拍者是「商品」中的主體,她身上的衣物、她的妝容和外貌身材,都是由她建立和擁有的,她喜歡賣就賣,不賣就不賣。無論如何都應予以尊重。你一個不關事的罪犯,突然就拿人家的東西去賣,豈不是偷?根本就是和強盜無異的流氓行為。

回歸「黑材料」這個主題。這些喜歡拿我照片出來「證明甚麼」的人,我很懷疑他們大腦開發了多少,水平就是停留於「她露她醜她肥,所以……」這種「看照片就知道其人格、思想、血型和祖宗十八代族譜」(簡稱膚淺)的思維,完全沒有把事情分門別類、理性分析、議事論事的能力。說到底,其實大眾還未學會尊重人的自主選擇,總要標籤衣著怎樣人格又會怎樣等等等等。讓人鼓舞的是,透過大家共同的努力,我發現這幾年的風氣是有改善的,希望將來也會越來越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