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被女權L(俾人話係😂),其實我唔反對大媽賣弄風情,都唔反對大媽收錢賣弄風情甚至做雞。喂,人各有志,人哋做乜關我鬼事咩。

但個問題係,呢班北方佳麗集團,係佔用屬於大家嘅公共空間,長期喺度發出噪音同埋迫其他人睇佢哋聽佢哋。要唱歌嘅,可以租個studio日日唱飽佢;要扭身扭勢嘅,喺酒樓包個廳,理得你扭到中風;要做雞嘅,無問題,book間房慢慢做生意。

已經唔係講緊美感崩壞或者傷風敗德(我自己一向無美感又傷風化),而係當咗公眾地方係私人娛樂場,完全扼殺其他人嘅公共空間使用權,有佢玩冇人玩。

某程度上,我認為大媽佳麗嘅存在係可以接受,老年人都可以有娛樂,都可以鹹濕;多啲人做雞/賣弄風情,令大家冇咁壓抑,甚至有可能減低性罪行。但自己happy嘅前提係不能影響他人。花枝招展、搔首弄姿咁行出街,靜靜地自己行,呢個係唔影響其他人嘅自由行為。而大媽團喺公園霸地盤、鬥大聲、扭黎扭去,搞到其他人冇得用呢個空間,就係另一回事,甚至可以話係香港社會嘅Tragedy of the commons 公地悲劇。

公地悲劇大概係咁:
喺公共草地上,有一群牧羊人,每一個牧羊人都想要日日賺多啲,所以某個牧羊人就開始帶大量嘅羊黎放牧。雖然佢深知過度放牧,草地會承受不住,但由於佢繼續日日賺,所以覺得冇問題。之後所有牧羊人仿效,個個都爭住帶更加多嘅羊黎,整個牧地就被耗盡了。

資源有限,自私無窮;政府懶理,公園被毀,最後大家都輸。大媽歌舞團係將個人利益,凌駕於公共利益之上,自私地霸佔公園嘅所有空間,包括土地、聲波、畫面、氣氛。呢個已經唔係佢哋做唔做雞嘅問題。

不過我都同 @tung.e.e 傾過,話覺得抗爭係唔使咁多潔癖。所以我都純粹係諗到之後講下比大家聽咁解,你哋可以繼續鬧佢哋係雞之類,雖然我自己就唔會用呢個角度鬧佢地,但我唔反對咁鬧😂 最後,建議大媽用patreon/only vids/kofi/twitch/其他直播網站慢慢扭,咪可以盡情賣弄風情又唔會阻到人😂😂 或者政府都可以考慮設立紅燈區,鍾意扭可以慢慢扭😂😂